系在心上的耳朵

摘要: 窗外又滴答起了雨声,原本静谧的夜忽然变得热闹起来。父亲和母亲一起在屋里剥着玉米,聊着今年的收成。父亲的声音满

11-12 08:59 首页 惟愿春风化雨

窗外又滴答起了雨声,原本静谧的夜忽然变得热闹起来。父亲和母亲一起在屋里剥着玉米,聊着今年的收成。父亲的声音满是自豪,今年的雨水好,收成不错。母亲也附和着父亲,时不时会听到母亲提高嗓音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同一句话,像是吵架。父亲耳背,声音小了根本听不到,也就与许多美妙的自然之声此生无缘。可是,一直以来,他就把一只耳朵放到了我这里,系在了我心上……

父亲没读过几年书,认识几个字,平时闲了就会拿着我的书倚着门一本正经的读,总是磕磕巴巴地读出声。开始的时候,遇到不认识的字他总会问我,后来问的多了我也就懒得给他说。他便按照自己的想法读,有时候读出来竟让我啼笑皆非,忍不住跑过去告诉他某个字该怎么读。他总会再重新把句子读一遍,然后咂摸一下味道:“我说呢,怎么不通呢?”开始,我觉得父亲很滑稽。可是后来,我却理解到父亲这样一个地道的老农民为什么会对为数不多那几个字念念不忘。他读书的场景刻在我的脑海,读书的声音回绕在我的心上,那是只有那只耳朵才能听到的天籁。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总是忙碌的。由于耳背,父亲很少和别人说话,也很少去别人家串门。清闲时,就自己去田地里溜达溜达,回来给母亲说庄稼长得怎么样了。我觉得父亲是孤独的,在那样一个安静的世界里。父亲很少教育我,我说的教育是那种动不动就讲道理的教育,他总是沉默的做着一切。但是,他总是不断地给我灌输一个思想,不管什么时候什么事,要多听少说,别急着下论断,要学会忍耐和等待。他总说,种庄稼就是这样,播种下去它不能第二天就发芽,就像以前中小麦,长得快了要用棍子敲打一番,或者让羊啃食一遍,这样等小麦长高了才经得起风雨,才不会倒伏,收成也定会不错,要有耐心,要经得起捶打……这样的场景我没有见过,我只知道麦田里有羊,没人驱赶,然而他说的这个道理却听进了我心上的那只耳朵,在里面生了根,已经开始发芽了。

父亲对我教育似乎是通过沉默而来的。他说,地旱了就浇水,肚子饿了就吃饭,心上的耳朵便听作为学习上哪不会就使点劲去学;他说,乌鸦叫多了没啥好事,心上的耳朵便听作人要学会多听少说,言多必失;他说……他说过很多话,有些留在了心里,有些吹散在风里。

父亲是一本书,看起来很厚,实际上很薄。每一个父亲都放了一只耳朵在自己的儿女心里,总有一天,那些听过的父亲的话就成了我们自己的话,说给自己的儿女听……

 



首页 - 惟愿春风化雨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