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版「王者荣耀」:大疆与他们的热血机器人大战

08-15 22:50 首页 ZEALER订阅号

 



在 RoboMaster 决赛前一个星期,我去大疆的基地观看了高中生夏令营结营的比赛。

几个男孩儿下巴刚长出青青的胡渣,看上去稚气未脱。我同他们站在场地周围观看比赛,有一些不懂的地方就和他们请教,他们立马就换了一个人——眉飞色舞、挥斥方遒,一个工程师的样子。

 

当时我心里最大的疑惑是,这样一个夏令营,提供开发者套件和实验室环境、投入大量的工程师指导、全国那么多报名的面试筛选、百来号的学生衣食住行都是成本。

于是我在现场寻问一个同学:“你们参加这个活动,花了多少钱。”结果却让我很意外,这样的一个夏令营其实和国内普遍的暑期班价格差不多,大疆收取的费用和学生们的食住相抵基本就没有盈利了。

国内很多企业会说“回馈社会”会说“慈善”,但老实说,即使是“慈善”也有维持“慈善”的盈利管道,只是,没有露在表面。我没有说这样不好,所有项目的运作,公司的运营,都需要资本,至少手下的那些做执行的员工,他们的付出是要能换来‘养家糊口’的。


直到 RoboMaster 决赛后的媒体访问环节,有记者强势地替我问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要做赔钱的生意?”


RoboMaster活动负责人高建荣

 

当时 RoboMaster 的活动负责人高建荣是这么回答的:“ RoboMaster 对于大疆的第一个意义就是教育,是公益相关的领域,商业并不是 RoboMaster 的一个考量。企业有了很好的收入以后,他们回馈社会的方式往往可能是投入希望小学,投入母亲学校,或者建立公益基金,方式不同。那么,对于大疆来说 RoboMaster 就是一个回馈社会的方式。”


大疆的很多高层都是从机器人比赛里走出来的,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回馈社会,我是相信的。但我始终觉得,一年几千万的投入,为比赛兴建部门,这样大规模的投入比例,是不能完完全全说“这只是在回馈社会”的。


那么 RoboMaster 对于大疆还有更多的意义,是我想挖掘出来的。


RoboMaster 比赛现场

 

经过两年的尝试, 2015 年第一届 RoboMaster 正式开赛。


说实话,在此次之前,我并没有听说过大疆还有这样一个比赛,于是在网上查阅了许多资料,看到了一条新闻——“大疆表示要把 RoboMaster 做成像 NBA 这样的赛事”。


我很少看到大疆在媒体上放出这样的豪言壮语,在很多方面大疆的媒体公关都是低调的。于是这句话成为我做这期节目最大的主题——大疆如何去把这样的小众比赛做成像 NBA 这样的现象级赛事。


与此同时心里也有质疑, NBA 这样的赛事,已经不仅仅是竞技比赛,身后庞大的商业产业链,不知道养活了多少企业,一个巨星的诞生更是能建立跨行业的金钱帝国。


那么大疆既然有这样的豪言壮语,是否意味着与“回馈社会”的说辞有些许的冲突?

 

全民娱乐的野心?

 

这届的 RoboMaster 在前两届总结经验的改良下,确实让我看到了成为现象级赛事的野心。


地图与机器人的设置,不再像其它机器人赛事那么难懂小众,更贴近于大众知晓的电子竞技概念。   


参赛选手和他们的机器人

                        

步兵机器人

 

比赛有两组对抗,每组有七个机器人,一个英雄机器人(相当于战士,可发射大弹丸、血厚),三个步兵机器人(只能发射小弹丸、血薄,但可以激发能量机关),一个工程机器人(辅助,可激发能量立柱和阻碍对方攻击),一个空中机器人(可以投弹攻击,降落在恢复立柱上可以全员加血),一个基地机器人(如果基地机器人被击溃则比赛失败)。地图的设置有河道、有桥梁、有资源岛(场中央取弹区)等。


相比纯 Battle 对抗的机器人比赛,这些元素更贴进大众——小朋友可以很好地融入比赛氛围(并不暴力),大人也可以从战略布局中看到乐趣。


现场观看或许还有些一知半解,但直播的角度就更容易明白比赛的规则,打开直播就是以电子竞技的方式呈现给大众,血条显示、机器人视角切换、解说配置都非常贴近已成型的游戏竞技方式。


比赛中的选手


战斗中的机器人


直播呈现的游戏视角

                     

并且这次 RoboMaster 还邀请了海贼王和火影忍者的团队开发了同名 IP 《机甲大师》,年底就会上线,那些机器人和动画人物的出现,更是能够网罗大量热度。

那么这样全民娱乐的趋势,难道和商业化的考量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我在比赛之后来到大疆总部,单独采访了高建荣。


当时我用“后奥运”的角度去切入这个问题:“就比如说‘后奥运’,奥运会的场馆、 IP 、直播、周边等等这些,都是‘后奥运’所带来的持续商业目的,那么大疆会不会有‘后 Robo ’的考量?”


高建荣并不是很赞同我这个类比:“ RoboMaster 并没有场馆这样的开发,而且奥运会四年一届, RoboMaster 会每年举办,其实这样的类比并不准确。我们做这个比赛,本身还是‘人才’‘教育’,然后才是把人们娱乐的眼球吸引到机器人对抗的领域来,它不仅是工科生可以参与的,这方面我们还是希望最终引领工程文化的潮流。”


那么这样看来,专注做全民娱乐化也并不是大疆方面的唯一目的,换句话来说对于大疆做这件事,商业化并不是单一驱动力。


那么,难道这样大规模的投入单单是为了人才的网罗、工程文化的传播吗?


采访中的高建荣


网罗人才的野心?


高建荣在采访里反复强调人才、教育。


比赛结束以后我在后台采访了许多 RoboMaster 的参赛选手,想得到实际的数据或者态度,大疆在人才的网罗上是否做到了极致。

 

RoboMaster 有一个公认的大魔王——电子科技大学。电科是前两届的冠军,在此届之前,履带登岛取弹的环节除了电科没有人可以顺利登岛,但在去年电科公开分享了登岛的技术秘密,所以这一届已经有不少团队都能够顺利登岛。


我在候场地刚采访完一名同学,问他在场的你觉得我还应该采访哪所大学的同学。这名同学向后方指了指,“那边,北方工业大学,他们在这次比赛里打平了电科大魔王。”


我走到北方工业大学的区域,找到了他们的队长。队长现在在读研,已经是第三年参加 RoboMaster 


我问他:“你会想要加入大疆吗?毕业以后。”


 “当然。”他顿了顿,“但即使没有能够进入到大疆,我都很感谢大疆。这是我参赛的第三年,当天和电科打平的时候我哭了,从前真的不敢想能和他们打平。这个比赛,或者说大疆已经改变了我的一生,至少在未来我会一定会往智能机器人这方面发展。”他说的时候非常诚恳,我接收到了。

 

采访中可以看出 RoboMaster 的比赛影响了非常多选手,他们对大疆的感激溢于言表。


我们当下所处的社会缺乏创造价值的导向,大众偶像有很多,但真正有技术傍身、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群却缺乏关注,而大疆不仅仅给了他们竞技的乐趣,还给了这些年轻的工程师聚光灯和舞台。


但与此同时,在 10 个受采访者里,只有一位刚刚得到了大疆的 offer ,这是他参加 RoboMaster 的最后一年。明年的这个时候,他会以大疆工程师的身份去观看学弟学妹们的比赛。除了他以外,大多数参赛者只是拥有意向,甚至有人告知我发了简历却没有回应,并没有非常多的参赛者实际地进入大疆,至少比例并不高。


我也把这样的问题丢给了高建荣。


我:“我看到网上有人质疑大疆举办 RoboMaster 的目的只是大型的招聘会,你会怎么看待?“


高建荣:“这些网友肯定不是科技行业的从业者,如果他是一个创业公司,一个硬件创业公司的老板,或者说他是一件硬件行业的从业者。他应该非常兴奋看到这样的比赛,因为他可以从里面拿到人才。真正在这个行业里面扎根的企业,都会非常欣赏这个比赛。我们塑造的大量人才,并不是放在大疆的,是给整个行业、整个社会来培养的人才。”


 

由此看来,在“垄断”行业人才上的野心也并不是举办这场比赛的单一目的。


相反的,这个比赛对于年轻工程师完善简历上却更有吸引力,它向工程师们提供了一个“ Social ladder ”,是除了名校以外,另一个上升阶梯。


从获得名次的队伍里可以看到,有几个队伍并不是来自 985 或是 211 的大学,我记得当时在夏令营,高建荣就说过:“优秀的工程师不仅仅是拥有名校学历,更多的是动手能力。”


那么 RoboMaster 甘做这个网,为整个行业、整个社会“网”住那些在 HR 面前因为不是 985/211 就被漏网的优秀人才。一家非教育类别的企业,不计较投入、不计较付出地去做那个网,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疆真正的野心

 

大疆的野心,直到这次采访快要结束,我才得到一个答案。


我:“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去定义这些参赛者?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这个答案很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它不是“商业化的”也不是“一群人的”,而是“一个机会”。


高建荣:“他们是一群工程师,他们是未来的工程师,他们是下一代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我们曾经通过无人机这种科技消费品,改变了一次世界。如果我们还有改变世界的机会,我们会把这次机会放在 RoboMaster 上。”


我:“大疆不想错过任何改变世界的机会,对吗?”


高建荣:“是的!绝对不会错过。”

 

那么,一切真相大白,我所有带着“怀疑”去寻找的答案得到了。


我想,没有任何商业、任何名望有关的“目的”可以比拟一次改变世界的机会。


大疆曾经改变过世界,他们把看似遥远的科技,以消费品的方式带到了人们的生活里,改变了许多人对生活的想法,甚至潜移默化地改变了这些人的生活方式。

而这一次,工程潮流的掀动,工程人才的挖掘是贴合这个时代背景的,是可以掀起现象级浪潮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影响的不仅仅是这些工程师们,还包括高中生夏令营里的未来工程师,还包括因为观看直播而对工程文化感兴趣的人,甚至还有因为观看同名动画而想要成为工程师的孩童。


如果是你,在这个时代,手里揣着改变世界的机会,你也一定会不顾一切去把握这样的一次机会,对吗?


2017RoboMaster 年度冠军华南理工大学获奖瞬间




首页 - ZEALER订阅号 的更多文章: